吼~~,吼~,在火焰狮骑士军营的伤员营里一头独角飞炎翼龙对一名骑士小声吼叫几声,好像跟对方述说什么。

而那名骑士好像听明白对方说什么一样,他发出笑声道:“呵呵,骆骆奇斯放心好了,你的翅膀和肚子已经开始回复,只要好好休息大概一到二个星期就能完恢复健康,到时候你就可以再一次翱翔天空了。”。

噢~吼~。

骑士听到独角飞炎翼龙一连串吼叫,他语气有些尴尬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欠你三顿饭啊,不过现在我有重要任务,暂时我无法给你做饭!”。

而独角飞炎翼龙有些不满对骑士吼叫,好像在说对方是骗子!

骑士听出独角飞炎翼龙不满,他保证道:“好了,好了,等这一次任务完成之后,我就为你做一顿美味的大餐!”。

独角飞炎翼龙听到骑士的话,它吼了几声好像在说我这一次原谅你。

突然独角飞炎翼龙嗅了嗅骑士,而且它表情十分兴奋的向骑士吼叫,甚至触碰伤口露出痛苦的表情。

而琪莉图伊抱着大量烤肉进入伤营就看到自己最重要的同伴正痛苦面对一名穿着红色骑士,他直接将手中烤肉部扔了,并把出剑对着红色骑士大声质问道:“你对我的同伴做了什么?”。

而那名穿着红色铠甲骑士并没有理会琪莉图伊怒斥之声,他反而对痛苦的独角飞炎翼龙道:“骆骆奇斯,你要是怎么激动的话,我可不会告诉你关于那一位任何情报!”。

独角飞炎翼龙听到红色铠甲骑士的话,它露出委屈的表情看着红色铠甲骑士并吼叫着怎么。

而把出剑的琪莉图伊听到自己最重要同伴的话,他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翻译自己同伴的话:“不要!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那位姑娘的消息!”。

娇媚齐齐喷上爱情的香水味

等琪莉图伊翻译完自己最重要同伴的话,他才反应自己误会红色铠甲骑士了,同时他才注意到红色铠甲骑士穿的是火鳞龙套装,于是他态度恭敬行礼对穿着火鳞龙套装骑士道歉道:“前辈,我对我刚才失礼的行为向你道歉!”。

而穿着火鳞龙套装的骑士并没有理会琪莉图伊,他对独角飞炎翼龙道:“你好朋友已经到了,我也该走了,等我下一次来,我会告诉你那个姑娘的情报。

对了,你一定要好好配合你的好朋友治疗自己伤,要是我下一次看到你,你的伤口没有任何好转的话,我可不会告诉你那位姑娘任何的情报!”。

独角飞炎翼龙对着已经转身走向琪莉图伊的骑士吼叫道,而琪莉图伊听到独角飞炎翼龙的话,他不满道:“骆骆奇斯,我才不是不成气的骑士!”。

琪莉图伊之所以会不满喊着我才不是不成气的骑士这一句话,那是因为他最重要同伴独角飞炎翼龙告诉穿着火鳞龙套装骑士,我会好好配合我那位不成才的朋友骑士治疗自己伤势,等你下一次来,一定要告诉我骆莉斯茜迪恩公主的情报。

琪莉图伊还要想对自己独角飞炎翼龙说什么之时,他注意到穿着火鳞龙套装骑士已经面对着他,他只能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同时他想要再次道歉之时,他就听到:“小子,关心自己同伴是好事,可不能那么冲动啊!”。

琪莉图伊看着穿着火鳞龙套装骑士离开的身影,他不由感慨道:“前辈不愧是前辈,那股强大的气息还真是让人向往啊!”。

骆骆奇斯听到自己骑手同伴的话,他露出疑惑对琪莉图伊吼道:“吼~,。”。

琪莉图伊听到骆骆奇斯吼叫,他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问道:“骆骆奇斯,你是开玩笑吗,那个人怎么可能是颜铁龙大哥呢?”。

骆骆奇斯听到自己同伴不相信它的话,它十分不满一连串吼叫。

琪莉图伊听到自己最重要的同伴不满,他只能认错并以有些不平等条约才安抚骆骆奇斯。

不过琪莉图伊还是有些疑惑嘀咕道:“真是奇怪了,要是那位前辈真的是颜铁龙大哥的话,那他的实力这么会一下子提升那么多呢?

难道是那一套火鳞龙套装的功劳,也不对啊!火鳞龙套装我可是穿过啊!强然火鳞龙套装的确可以提升实力,但是也没有提升像颜铁龙大哥一样那么夸张啊!”。

而骆骆奇斯听到琪莉图伊嘀咕之声,它就对琪莉图伊吼叫,而它对琪莉图伊说内容是颜铁龙身上那股气息,它绝对不会认错。

同时它还告诉琪莉图伊像颜铁龙穿火鳞龙套装大幅度提升实力这种情况,它还是见过的。

而琪莉图伊对于那些人穿着火鳞龙套装能大幅度提升实力十分好奇,于是他就好奇询问有哪些人,结果琪莉图伊听到骆骆奇斯所说名字,他就开始怀疑颜铁龙是不是皇家流落外面的成员。

琪莉图伊之所以怀疑颜铁龙是皇家流落外面的成员,那是因为骆骆奇斯吼叫的大幅度提升实力的名字部跟皇家成员,所以琪莉图伊不得不怀疑。

正当琪莉图伊被自己猜测的事,还在发呆之时,他突然听到有些别向女性柔声问道:“琪莉图伊,刚刚那个前辈,你认识吗?”。

琪莉图伊看向门口声音,他就看到穿着女性化装扮的年轻人就回应道:“青图提伊大哥,恩,认识。

对了,青图提伊大哥,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听骆骆奇斯受伤了,而我以外得到一瓶焰疗药剂,我听说这种药剂对受伤的独角飞炎翼龙有很好的效果,所以就拿来送给骆骆奇斯,希望它能早日恢复健康。”。

焰疗药剂:这种药剂对于火系魔法师可以快速恢复魔力。同时这种药剂可以加强火系魔兽回复能力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治疗药剂。不过次药剂对普通人来说是毒药,一旦普通人喝了它就会中火毒。

琪莉图伊对于青图提伊递过来的药剂,他本来想拒绝,不过当青图提伊说药剂可以对于骆骆奇斯伤口有好处,于是他接过来并感谢。

同时琪莉图伊答应对方晚上共进晚餐的提议,只是他感觉青图提伊太过热情,让他感觉怪怪的。

而颜铁龙出伤营就注意到龙莉雅丝所在的房间并没有人出来,于是他逛起火焰狮骑士团军营其他地方。

当颜铁龙从厨房到军机库逛了一遍都没有感觉有什么新奇,于是他打算回到龙莉雅丝房间,看看她们是不是已经处理完。

只是当颜铁龙快要到龙莉雅丝所在房间,他突然注意到军营大门出现争吵声,他好奇大门那边发生什么就走了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当颜铁龙来到军营大门,他就看到伊图爱丝娜脸色疲惫背着已经到达黑色脓斑的小男孩跟门卫诉说什么,于是他急忙跑向伊图爱丝娜那边,只是他当跑几步就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想到自己现在是龙莉雅丝护卫独角飞炎翼龙骑士,而不是颜铁龙。

不过颜铁龙很快整理自己心态,走到大门口,他以声音压抑成熟的声音问道:“这里出了什么事?”。

火焰狮骑士团军营大门护卫士兵听到营内有人询问,他们就看到穿着火鳞龙套装的颜铁龙,于是他们态度恭敬对颜铁龙道:“大人,这位妇女说她认识希奇凯恩,她希望见希奇凯恩大师。”。

颜铁龙听到门卫士兵汇报,他就对伊图爱丝娜问道:“这位女士,您有什么可以证明你认识希奇凯恩阁下,果然您无法证明您认识希奇凯恩阁下,那么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无法让您见希奇凯恩阁下,毕竟现在有大量不法分子要刺杀希奇凯恩。”。

伊图爱丝娜听到穿着火鳞龙套装骑士的声音,她已经知道那名穿火鳞龙套装骑士就是颜铁龙,她有些疑惑颜铁龙什么时候成为独角飞炎翼龙骑士精锐了,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从怀里拿出一枚徽章对颜铁龙道:“这位大人,这是希奇凯恩大师师弟东西,只要你将这一样东西交给希奇凯恩大师,他就会来见!”。

颜铁龙接过伊图爱丝娜递过来自己跟弟弟妹妹一起做的木质圣纹雇佣兵团徽章,他故意查看一番,然后对伊图爱丝娜道:“您在这里等着,我去帮您问问看!”。

颜铁龙说完,他拿着木质徽章走向希奇凯恩所在的药剂房间,而周围之人见这一幕都纷纷议论起来,同时有心之人开始注意伊图爱丝娜。

而伊图爱丝娜看到颜铁龙进入军营,她小声对背后的孩子道:“孩子坚持住,在等一会儿就能完康复了。”。

没过一会儿希奇凯恩亲自来到军营门口,当然颜铁龙现在做为自己师兄的保镖当在自己师兄前面防止不法分子隐藏人群暗杀他。

伊图爱丝娜看到希奇凯恩就请求道:“希奇凯恩大师,请救救这个孩子!”。

希奇凯恩听到伊图爱丝娜请求,他让士兵开道让伊图爱丝娜进入营地,同时他查看伊图爱丝娜背后孩子情况。

希奇凯恩查看完孩子情况就皱起眉头道:“已经到蔓延到晚期了吗!”。

然后希奇凯恩对身边一名士兵吩咐道:“这位兄弟,帮我拿一碗水来!”。

被希奇凯恩喊兄弟的士兵,他十分恭敬行礼快速去拿水来。

希奇凯恩将治疗黑水斑瘟疫特效药剂十分之一倒入清水碗里,然后他将稀减的治疗黑水斑瘟疫特效药喂给已经剩下半条命的孩子。

而伊图爱丝娜看到希奇凯恩行动,她有些不明白希奇凯恩为什么只用十分之一而且还要将药稀减就问道:“希奇凯恩大师,请问不将正支药剂喂给孩子?”。

希奇凯恩听到伊图爱丝娜询问,他看了看这一位自己师弟最尊敬之人就解释道:“这孩子感染黑水斑瘟疫已经达到晚期,已经随时面临死亡威胁,以他现在的体质要用完整药剂,我怕他身体受不了,现在这样方法强然没有快速回复,但是他身体损害也是最小的!”。

伊图爱丝娜听到对方的解释,她已经明白对方不是小气,而是注意到孩子情况,于是她开口感谢道:“希奇凯恩大师,谢谢你救了这个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