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柳亭风和东方少鸿都一袭白衣的站到擂台上时,底下的几万观众居然都屏息静气,鸦雀无声。

因为无比期待,所以都不愿打扰,一个个都是充满热切的目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擂台之上,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哪怕是简单地只言片语的对话。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东方少鸿突然开口说道。

几日的比试,东方少鸿格外的关注丐帮的动向,柳亭风的剑法令他想起了云中鹤被劫走时的情景。

他知道,这就是当时三个人之一。

因此,他无比肯定的说。

“请!”

柳亭风并没有说话的兴致,虚行一礼后,简洁的说道。

这简单的两句对话,引起了擂台下的一阵小小的骚动。

“他们不是初次见面?”

“他们是不是有过什么恩怨啊?”

紫春长白裙少女气质怡人唯美写真图片

“看他们的表情,可不像是朋友呢!”

……

有人在小声议论。

随着两人拉开架势,比试即将开始,人们的议论声才又立即停了下来。

两人几乎同时拔剑。

真正的比剑,拔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谁的速度更快,谁就占有瞬间的先机。

对于高手来说,一瞬间的落后有时也是致命的。

不过,在这一点上,他们谁也没有占到优势。

人们眼前一花,两人都已经是长剑在手。

不分先后。

“啊……”

仅仅是一个拔剑的动作,就引起了人们的一声惊呼。

又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试。

长剑在手,两人毫不停顿,刹那间就发动了进攻。

随风遇秋水。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长风剑狭长柔软,虽名长风,却出剑无风。

秋水剑寒气逼人,剑泛冷光,是剑如其名。

两道身影同时腾空而起,都是白衣飘飘,都是剑气如虹。

剑未至,意先随。

两股磅礴的剑意,瞬间便在擂台上无声无息的交锋了。

又是旗鼓相当!

外人看不到,两个人却都心里有数,不得不都更加的谨慎和重视了。

上次交锋,东方少鸿没有心理准备,所以略逊一筹。

这次再遇,他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而且那次回去后,他曾无数次的回想柳亭风那匆匆施展出来的剑法,心里也有了底,所以应对起来也从容了许多。

而柳亭风这边,却深深地惊讶于东方少鸿剑法的进步速度,比起上次的交锋来,这一次的秋水剑法可是精进了不少啊!

两道白色身影,无数纵横交错的剑影,在擂台之上重叠交织,你来我往,竟有平分秋色之势。

数万人齐聚的无霜山上,竟只听到“当当当……”的长剑碰撞的声音。

这单调的碰撞声,更显示出了场的宁静和肃穆。

随风剑法轻盈灵动,潇洒大气。

秋水剑法剑意磅礴,势如巨浪。

一浪高过一浪!

东风拂面,狂风残荷。

柳亭风两招使毕,这才略占上风。

东方少鸿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突然,柳亭风剑意一转,苍凉之意随即充斥着擂台之上,并迅速向周围蔓延。

让这本就萧条、凄凉的季节,就更加的充满了悲凉。

秋风落叶!

随风剑法第三招。

随着剑意的的加强和蔓延,靠近

主擂台的人们首当其冲的受到了波及。

小擂台上的高手再次出动,挡在了众人的前面。

抵挡这无声无息,却又令人深切感受的剑意悲秋之意。

小擂台之上的人还好一些,功力都挺高,尚能抵挡得住。

而擂台之下的人,内力参差不齐,有的内力浅的,就立刻一脸的悲戚,看着广场边上飘落在风中的黄叶,忍不住心酸欲泪。

感叹生命的短暂和无常。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竟然产生了“人生无趣”之感。

要是此时受到攻击,他们定不会有任何的反击之意。

底下尚有人如此,可知首当其冲的东方少鸿会怎么样呢?

剑意刚起的时候,他来不及做什么反应,就已经有些心神恍惚。

仿佛突然觉得秋意变得浓郁了许多。

向来乐观豁达的他,居然也有了一丝悲秋之感。

恍惚间,他突然看到柳亭风的长风剑,携着无边的悲秋之意,缓缓的向他刺来。

他立即运起内力,反抗着这样的一种剑意的侵蚀,把灵台里的最后一丝清明唤醒。

这突然唤醒的清明,让他仿佛打了一个激灵。

东方少鸿硬撑着匆匆迎战,虽然没有立即了落败,但也因此落入了下风。

秋风秋雨愁煞人。

正是阴雨连绵的季节,细细密密的雨丝,如针尖,如牛毛般轻轻地飘飞。

秋风过处,偶尔还能看到树叶在雨丝中飘落。

东方少鸿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伤感。

“活着真累!”

“死亡也许也是一种不错的解脱吧!”

他竟然不经意间产生这样的一种悲观厌世的想法。

内心做着痛苦的挣扎。

一方面想要摆脱这样的一种想法。

一方面又确实有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

幸亏施展此招的柳亭风,受功力不深的影响,出剑的速度也不够快,所以东方少鸿凭着灵台的最后一丝清明,本能的挥剑抵抗着。

只见他头冒热气,额头、脖颈间,竟然浸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是什么剑法?

他心中疑惑的自问道。

下面的观众,离得近的都在拼命的运功抵抗着。

离得远的,就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剑法?

“这就是随风剑法!”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确定的说道。

柳亭风这几日虽然也用随风剑法,可是从来没有将剑意如此的外放过。

为了后面的比试,他不想再继续浪费体力,想要尽快结束战斗。

所以这一次,他力的施展除了秋风落叶这一招。

天地苍凉,剑意弥漫!

想起随风剑法有四季风之说,老者才敢如此断言。

“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随风剑法?”

“剑意果然不同凡响啊!”

“柳亭风如此年轻,竟然就已经将随风剑法练到了如此境界!”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我看东方少鸿是快要支撑不住了呢!”

“唉,遇上随风剑法,还有谁能够将它克制得住呢?”

近处的观众拼命运功抵抗。

远处的观众们则小声的议论纷纷。

没想到期盼已久的这场比试,有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开始,却没有平分秋色的结束。

无论谁都看出,东方少鸿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结局已经提前锁定。

其实看似从容的柳亭风,实际并不像他所表现的那般轻松写意,这招所耗费的内力也是很大的。

他的头部也浸出了细密的汗珠,不过在他从容的表情下,没有人去认真的观察他的情况而已。

只有九号小擂台的几个人,看出了柳亭风的艰难处境。

东方少鸿在艰难抵抗。

柳亭风也在苦苦的支持着剑招的发挥。

穆千媚看着台上的柳亭风,她的表情一直在故作轻松,可是下意识中握得紧紧的手,还是透露出了她心中的紧张。

这已经不再是剑招的比拼。

只是剑意和耐力的比拼。

看谁能坚持都最后。

坚持就是胜利,最先放弃的就必然是失败者。

东方少鸿心里很不甘。

这可不是他想象中的比试。

为什么不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呢?

也是因为他练的是秋水剑法,对秋意也有所感知,所以对秋意的抵抗力还好一些。

不过,先机被夺,他已经无力扭转乾坤。

秋水剑法发挥不出来,他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他很想施展出秋水剑法中最凌厉的绝招巨浪滔天。

可惜内力一直用来抵抗秋风落叶的剑意,无法收手。

如果强行收回,必然会灵台失守,清明无。

到时真就成了对手砧板上的鱼肉。

柳亭风的剑意外放,剑招依然缓缓的发动着攻击。

东方少鸿一边抵抗剑意,一边见招拆招。

他们不像生死之战,倒像慢动作的同门切磋一般。

东方少鸿越来越感到烦躁不安。

强自压住的悲意已经越来越难以抗拒,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悲戚起来。

眼中也几乎有种黯然泪下的忧伤。

小擂台上的东方云飞突然大笑道:

“随风剑法果然不同凡响,鸿儿输在此剑法之下,可是一点儿也不冤啊!”

一声朗笑,打破了所有的悲秋之意。

仿佛风吹云散,仿佛雨过天晴。

靠近擂台的人,都从悲伤的剑意中解脱了出来,感觉突然就一身轻松了一般。

东方少鸿也在即将崩溃的一瞬间,突然被这一声笑声惊醒,灵台瞬间解脱了出来,一下子就变得轻松无比。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平静的说:

“我输了!”

无悲无喜,平静自然。

仿佛并不是一次很重要的武林大会,不过是一次简单的切磋而已。

“承让!”

柳亭风也简单还礼说道,简洁明了。

二人就这样淡然的回归到了自己的小擂台,坐到了自己座位上。

穆千媚轻轻的递过一张丝帕,柔声说道:

“无尘辛苦了,擦擦汗吧!”

“谢谢师姐。”

柳亭风接过丝帕,一边擦汗,一边感激的回答。

“这一招今天发挥得最好了!”

穆千媚赞扬道。

“因为这本身就是深秋,我的这招事半功倍,多少有些取巧。”

柳亭风再次回答。

“哦?真好,老天都相助啊!”

穆千媚感叹的说。

这一次,他们走下擂台也没有听到太多掌声。

就好像这期待越高,结局就越惨淡一般。

稀稀朗朗的掌声之后,比赛就继续往下进行了。

人们时不时的看向九号小擂台上的穆千媚。

期待着她的比试快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