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昊被轩辕阁的人带走,张云秀也带着其他老师和学生部散去,偌大的操场一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了叶不凡、司马薇和二年5班的一些核心成员。

司马薇说道:“小凡,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司马薇说道:“就在我来的路上接到了那边传来的消息,于海淳已经成功解救,预计明天就能回到华夏,你也不用守在学校里了。”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不凡心中也是一松,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这次在跟的时间竞赛当中,最终还是我们赢了。

这次最大的功臣是你,如果不是你把于婉鹭救出来的话,现在失败的就是我们。”

说到这里司马薇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忙了这么多天,本大小姐也放假了,我要好好奖励你。

“呃……在这里有些不太合适吧,这么多学生看着呢。”

“想什么呢你?”司马薇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赶快把事情处理一下,我住在江南大酒店801,现在回去等你。”

说完她上车离开了学校。

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

既然以后不用守在学校里,有些事情就该跟这些学生们交代一下了,叶不凡对唐鸣等人说道:“有件事情我需要跟大家说清楚……”

说着他将这次来学校执行任务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其中有些需要保密的事情隐去不说。

最后他说道:“就在刚刚得到消息,于婉鹭的父亲已经成功解救出来,从现在开始我不需要留在学校了。”

大家开始听故事听的还挺入神,最后听说叶不凡也要离开学校,艾美丽眼泪汪汪的说道:“叶老师,你还是要离开我们吗?”

其他人也是一脸的恋恋不舍,没想到闹了这么多天,最终还是没能留下叶老师。

叶不凡说道:“其实大家没必要这个样子,我只是不来学校做老师,人还是在江南市的,你们随时可以去看我,有事也可以去找我。”

唐鸣说道:“那好吧叶老师,你可要说话算话。”

叶不凡说道:“我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以后放学就

去杏林苑,先跟你堂哥学几天,以后有时间我再指点你。”

“太好了叶老师。”

唐鸣顿时兴奋得跳了起来,叶不凡的本事他可是亲眼见过的,只要能够学到一点皮毛,那自己绝对就是高手了。

吴子豪说道:“叶老师等我们毕业了,能不能去帮你做事?”

海明子也跟着说道:“是啊叶老师,等我们毕业了能不能去你的公司做事?”

原本他们这些人到这里都是为了出国做准备的,可现在大家一致打消了这个念头,希望能够跟叶不凡在一起。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这里随时欢迎。”叶不凡又安抚了大家几句,最后说道:“不过这次你们可不能在闹了,在这里好好读书。

如果被我听到你们谁表现不好,以后就不再是我的学生。”

朱明宇说道:“放心吧叶老师,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的,不然怎么去你的公司工作。”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为了叶老师,他们也会好好学习的。

随后叶不凡让大家都散去了,只留下于婉鹭一个人。

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叶老师,我爸爸他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明天就能回到华夏了。”

叶不凡说道:“你爸爸他是华夏的英雄,也非常爱你,以后好好跟他相处吧。”

于婉鹭点了点头,充满感激的说道:“谢谢您,叶老师。”

叶不凡不但接连几次救了她,而且还让她对自己的父亲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这里的事情部结束,叶不凡急匆匆的赶往江南大酒店,想到司马薇火辣的风情,他心中就是一阵火热。

来到801总统套房,他刚刚进门,一阵香风迎面扑来,司马薇火热健美的身体香艳入怀。

“亲爱的,赶快来吧,我要好好奖励你。”

司马薇竟然反客为主,一把抱起叶不凡丢在房间内的大床上,然后纵身而上将他压在身下,三下两下便将两人的衣服脱光。

“等一下,等一下。”

就当司马薇热情如火的时候,叶不凡赶忙将她制止。

“怎么了?亲爱

的。”

司马薇差异的问道,不明白他为什么关键时刻竟然叫停。

随后看到叶不凡摸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先是一愣,紧接着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凶巴巴的叫道:“几天不见你竟然虚成这样了?

告诉我,你这些天在学校都干了什么?是不是整日里勾引小妹妹。”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叶不凡将她的手拨开,说道,“这是给你吃的。”

司马薇说道:“给我吃药?老娘不用吃药也能杀得你丢盔弃甲。”

叶不凡在她身后的封隆之处拍了一下,“想什么呢?这是我最新炼制的破玄丹,帮助你提升修为的。

当然了,这个药有那么一点副作用,必须在这个时候使用才行。”

他将破玄丹的情况简单扼要的介绍了一下,最后说道,“以后炼制我会想办法克制三眼雷蛇内胆的副作用,但现在已经炼好的药丸扔了实在是可惜。

这可都是天材地宝,所以咱们现在使用最合适不过。”

“这是好东西啊,既能提升修为还能给我们助兴,以后要多多炼制才对。”

司马薇一把抢过破玄丹扔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向叶不凡扑去。

两个小时之后,云停雨歇,司马薇脸颊润红,挂满了风雨过后的愉悦。

与此同时身上的气息比之前强大了许多,俨然已经达到了玄阶大圆满的境界。

叶不凡让她在床上巩固修为,自己去卫生间冲了一个澡,刚刚走出浴室放在床头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过去接其电话,是韩帅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那边响起韩帅低沉的声音:“小凡,你在哪?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喝点酒?”

叶不凡微微一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同窗这么长时间,他非常了解韩帅的性格,是非常天乐派的一个人,像今天这么低落还是第一次见到。

“出来吧,咱们见面再说,就在学校门口的小酒馆等你。”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

叶不凡意识到兄弟一定是有事找自己,跟司马薇打了个招呼,然后急匆匆的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