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娜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梦到自己进入了霍格沃茨,里面住着老土豆、老萝卜、大蝙蝠、大猫咪……

是的,她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女巫。

随着丰富多彩的学习生涯,她还遇到了可爱的小铁妞、小海狸。而在远方,还有一名稚嫩的小月亮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她的回信。

不过,现在梦该醒了……

今天的课程,似乎是那节她从来都没听懂的《拟共形映射与Teichller空间》。

授课教授是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外教,不过中文倒是相当的流利,略带一些独特的弹舌口音,据说曾经还在前苏联的某个科研所当过助理分析师。

“根据Rienn映射定理,存在一个共形映射φ把区域Q映为上半平面U={z:I>0}……因为Q是Jordan区域,故由共形映射的边界……取一个U到自身的分式线性变换……保持了顶点依次对于,再由Christoffel-Schwarz公式……”

前方那个两鬓斑白的外国老人用力敲了敲黑板,锃亮的地中海让艾琳娜不自觉眯起眼睛,很难看清楚黑板上的字迹,耳边隐约传来老人兴奋的声音。

“同学们打起精神来,注意,我要开始变形了!”

下一刻,一道明亮的光线照进教室。

那张布满周围与老人斑的脸庞逐渐朦胧起来,一个淡金色的东西在她眼前闪烁起来。

邻家姐姐初长成

艾琳娜努力眨了眨眼睛,似乎是一副有些熟悉的眼镜。难道研究大量数学理论之后,人还能变成眼镜不成……

不行,一定得醒来,不然期末肯定要挂科了……奇怪,为什么,她隐约升起了一种看过补考题的糟糕感觉,真是太让人沮丧了。

女孩再次使劲眨了眨眼睛,模糊的教室和光影逐渐散去,面前渐渐浮现出阿不思·邓布利多那张笑眯眯的脸庞,以及那副半月形的淡金色眼镜。

“中午好,艾琳娜。”邓布利多似乎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

艾琳娜呆呆地盯着邓布利多看了几秒,目光缓缓在房间里移动着——这是一间采光极好的病房,洁白柔软的病床周围挂着一排收拢的帘子。

不远处,格林德沃正在与庞弗雷女士轻声交谈着什么,注意到这边的响动,两人同时停下话语,飞快地朝着艾琳娜病床这边走了过来。

毫无疑问,这是位于霍格沃茨城堡的校医务室,这已经是本学期第二次了。

“我记得,刚才是在变形课……”

艾琳娜皱了皱眉,慢慢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迟钝地说道。

她感觉自己好像是刚跑完三千米,浑身都充斥着一种乏力的酸楚,脑海深处不停地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感,身体里每个细胞似乎都在叫喊着饥饿和疲惫。

“是的,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前的事情了。”邓布利多说,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下课好一阵了,所以你暂时不用担心麦格教授再把你抓回去了。”

“我这是怎么了,教授?我只记得最后是在施展变形术……”

“那只是你认为而已,这一点我们稍后再说。”

邓布利多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转过脸看向已经走到两人边上的庞弗雷女士,“波皮,所以说,这孩子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吧。还好霍格沃茨有你在,我放心不少。”

“不用谢,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这孩子只不过是脱力了而已。”

庞弗雷女士耸了耸肩,脸上浮现出一抹困惑的神色,瞥了一眼艾琳娜,毫不客气地说道。

“但是,我认为邓布利多你需要弄清楚,这孩子之前到底在释放什么魔咒——只不过是把火柴变成针,可不会把一名巫师的所有魔力抽干,更不用说,她还是……嗯,你知道。”

要知道,之前艾琳娜被汉娜和麦格教授送过来的时候,那种脸色惨白失去生气的模样可是把庞弗雷夫人吓坏了。在她的印象中,除了频繁施咒的战争年代,也就只有某些高年级小巫师不自量力尝试大威力禁忌魔咒时,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透支情况。

通常情况来说,一名巫师体内所蕴藏的魔力远远要高于她所能展现出来的范畴,局限她施法能力的更多只是对于魔咒的理解和情绪,类似这样自发性进入保护昏迷状态的情况,绝大部分巫师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一次。

“通常情况来说不会,但如果是某些特殊的变形术确实有可能……我认为,卡斯兰娜小姐体内的媚娃血脉决定了,她在变形术上,可能会发生一些与众不同的变化。”

没等邓布利多回答,站在旁边的格林德沃摸了摸下巴,用一种老气横秋口吻,格外笃定朝着庞弗雷夫人解释道。

“或许你们这些年轻人没怎么接触过媚娃,纯血媚娃拥有天生的变形能力,可以变成天鹅、马、老鹰、蛇或者狼。而混血媚娃同样继承了这方面的天赋,她们在变形和魔咒上边,比起普通巫师要强大和灵巧太多了。”

毋庸置疑,面对身为高级治疗师的庞弗雷女士,艾琳娜混血媚娃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瞒得过去——只需要稍微近距离查看一下女孩的身体情况,就能发现隐藏在艾琳娜体内的魔法血脉。

因此,格林德沃对于这一点倒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顾虑。至于语气方面更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要知道,他现在的伪装身份可是传说中的“帕拉塞尔苏斯”,哪怕邓布利多在他面前都只是个小孩子。

“是么?原来如此。”

亲眼见识过远古治愈魔文,又有邓布利多担保,波皮·庞弗雷对于格林德沃的身份自然没有太多的质疑,既然这位年长者都这样说了,那么她也就没有太多可以质疑的地方了。

庞弗雷夫人挑了挑眉,转过头看向邓布利多,目光中带上了一丝谴责,“那么邓布利多教授,你在她入学前就应该考虑到这一点。而不是等到这孩子进了医务室之后……”

“噢,女士。这一点你倒也不用指责阿不思,毕竟他也才一百来岁,关于巫师与媚娃结合之后生下来的孩子到底有什么特质,他也不会了解太多。”

格林德沃笑着摆了摆手,脸上的笑意不禁又浓了几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阿不思来处理吧,我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向卡斯兰娜小姐询问一下,以避免未来再发生类似的情况。你先去礼堂吃饭吧,艾琳娜这边有我们在。”

“唔,也行。”

波皮·庞弗雷扫了一眼病房里的两名老巫师,一名炼制出贤者之石、活了几百年的老祖宗级别的治疗师,一名当今魔法界公认的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她确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地方——况且在魔法方面,这两位显然比她要专业得多。

目送着庞弗雷夫人离开病房,格林德沃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瞬间垮了下来。

老人转过身,一脸严肃地看着邓布利多,皱起眉头。

“那么,说说看吧,变形术大师。这只白毛团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相比起其余巫师,经过了之前在萨尔茨堡的那一次混战之后,盖勒特·格林德沃对于艾琳娜身体的能力极限有着相当清楚的认知。

理论上来说能够施展数十次自身强化魔文,再加上上百次治愈魔文的艾琳娜,别说是把火柴变成针,就算是直接释放一些大型战争魔法,也不至于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需要先问一个问题。”

邓布利多沉吟了片刻,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玻璃管,玻璃管的底部装着一小撮黑色的尘埃状物体,在光线的照射下,隐隐闪烁着些许亮光。

“艾琳娜,首先你能否告诉我,这些是什么东西……或者说,你觉得它们应该是什么?”邓布利多表情严肃地看向艾琳娜,语气中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沉声问道。

“这些,在你对那个火柴施展变形咒之后,遗留下来的奇怪黑色尘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盖勒特·格林德沃似乎隐约从邓布利多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颤抖和激动,就仿佛是在期望着什么极为可怕或者渺茫的事情。

这种微妙的情绪,在格林德沃的印象中几乎只出现过两三次。

比如说当初在戈德里克山谷,两人确立那句贯彻一生信念的“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那一刻;又或者是两人决裂的最后一幕、邓布利多质问他原委的那个时候……

“这个是……”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

经过一些时间的缓冲,她纷乱的思绪已经逐渐重新理顺。再次回忆之前的那一幕景象,实际上,她已经差不多猜出自己为什么会晕倒的原因了。

如果说,传统核武器的逻辑是通过核裂变的形式,在地面上中出一个个可怕的大蘑菇。那么,她之前做的那种行为,可比所谓的中子流撞击铀-235厉害多了。

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她居然试图让组成木头的轻原子元素(氢、氧)转化为重原子元素中,平均核子质量最小、比结合能最大的铁元素——简单的来说,她试图通过一个小小的变形术,直接抵达核聚变反应的终点。

从能量和整体结构来看,如果按照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她应该是短暂的将组成火柴的所有元素部分解成了单质,然后在聚变的开始阶段就直接因为功能不足,出现了生理自动“跳闸”现象。

“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石墨和少许金刚石,也就是钻石微粒吧?”

艾琳娜吐了吐舌头,有些后怕的说道。

氢氧单质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变成气体逸散在空气中,而碳单质所能形成的物质,从常规来说也就是具有平面六边形稳定状态的石墨,以及具有立体网状结构的金刚石可能出现。考虑到能量层级的划分,更加稳定的石墨自然是占据了绝大多数。

还好刚才只是停留在了打破化学键的程度,否则如今的霍格沃茨可能只剩下一个坑了。

————

————

rua~!rua~!

今天的只有一章。但是是个大章哦!!算1.5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