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不知觉间,时针已经走过了十二点。

   然而,校长办公室的灯光依旧没有熄灭。

   两名位于魔法界顶端的老巫师的交谈还没有结束,校长办公桌上的一侧放着格林德沃从苏联买回来的面包、饮料和甜点——霍格沃茨厨房差不多已经彻底沦陷,校长的话有时候都不一定管用了,更不用说格林德沃这种编外人员。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

   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修长地手指在那一摞罪证上敲了敲。

   “魔法与科学的界限似乎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卡斯兰娜小姐的实验证明,如果一名巫师正确利用了某些麻瓜的产物进行施法,可能会出现极为可怕的增幅情况。”

   “这只是普通炸药而已,如果是……核弹呢?”

   格林德沃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随手拿起一块小饼干塞入口中。

   “我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邓布利多耸了耸肩,脸上带着浓浓地忧愁。

   “或许什么都不会变化,或许会出现同样幅度的增幅,又或者是变成更可怕的怪物。不过,前提是辅助施法的巫师需要理解那种麻瓜武器的原理才行——你之前不是了解过么,那么多密密麻麻的数字,可不是普通巫师能够掌握的。”

   “那你觉得……艾琳娜那小丫头,算普通巫师么?”

   爱打扮的治愈系少女图片

   “……也许?”

   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沉默,房间里只剩下壁炉中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微弱声响。

   过了好一阵之后,格林德沃长出了一口气,主动打破沉默。

   “仔细想来,既然治愈魔文?到了艾琳娜手中,都能变成混乱狂暴的力量魔文,那么麻瓜的生产治疗心绞痛的药物会用来制造危险的爆炸物,倒也一点不让人意外。”

   “……”

   阿不思·心好累好想退休·邓布利多摇着头,将桌面上那些从女孩们身上收缴出来的“硝酸甘油片”放入身后的书柜之中,关于这件事情他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想评论。

   “魔法界之中,类似于这样的高危魔法并不算少,我知道至少十种以上比这个更可怕的战争魔法,因此再多一种,在我看来也不算什么大事……”

   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邓布利多,格林德沃站起身,继续说道。

   “阿不思,你所担心的,其实是她后面说的那些内容——关于这批魔法研究的用途,以及新学科建立与否的困惑,对吧?毕竟你已经见证了两名黑魔王的诞生了。”

   “……”

   邓布利多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沉默地、重重地点了点头。

   “不一样的,阿不思,那孩子并不是为了力量本身去研究这些。”

   格林德沃捏起一条煎得有些过了的小鱼条晃了晃,慢悠悠地说道。

   “她从始至终的目的都很明确,想办法推动魔法与非魔法的融合,想办法应对魔法与非魔法的碰撞——在讨论这一点之前,我想先跟你聊一聊关于苏联那边的情况。”

   “苏联?你不是说那边一切顺利么?”

   邓布利多皱了皱眉,有些困惑地看向格林德沃。

   “没错,而问题恰恰就是在于太顺利了。”

   格林德沃咧开嘴笑了笑,咔嚓一声将手中的煎鱼条脑袋咬碎,眼里格外的冰冷。

   “没有出现任何一名巫师来阻挠我们的行动,并不是我们隐藏得有多么成功,而是因为……那片土地的魔法光芒已经快要熄灭了。”

   “苏联成立于1922年,对于麻瓜们而言或许已经是相当漫长的一段时光了。但是在我们巫师看来终究还是太短暂了,更不用说与魔法界相比。”

   “理所当然,生活在苏联的巫师们大多也不存在对于苏联的归属感。经过这些天来的调查,战争结束后的巫师——无论是新生的,亦或者是侥幸活下来的——大部分都对麻瓜政府没有太多好感。”

   在这个时代,巫师的理论寿命还是要远超麻瓜的。

   哪怕是排除了利用魔法石拉高了魔法界平均寿命的那几位炼金术师,只要不死于意外,魔法界巫师们的平均寿命大约接近非魔法界麻瓜的两倍左右。

   当然,这也与经历了二战后,如今的非魔法界人均寿命只有60岁有一定关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仅仅造成了球近九千万人口的死亡,同样也创造了魔法界迄今为止以来最惨烈的巫师伤亡记录——之前人类与所有魔法生物对抗而爆发的战争,都没有这一次巫师们之间的内战造成的损失更为严重。

   而大量巫师死亡造成的不仅是魔法文明断层,最关键的是巫师人口断层。

   虽然理论上来说,麻瓜与麻瓜结合生下的孩子确实有可能觉醒魔法力量,比如说类似于赫敏·格兰杰这样的小女巫,在上古时期人们将她们成为最初者。

   但是事实上,真正占据了魔法界90%以上人口的组成部分,还是来自于血脉的传承,无论过去、现在、未来,都是这样——早在孟德尔神父开始玩豌豆地之前的几千年,人们就已经意识到了,至少父母有一方具有魔法天赋的结合方式,更容易诞生出巫师。

   经历过了战争之后,承受了巨大战争创伤的巫师和麻瓜都需要休养生息,尽快恢复人口,而在这一方面,见识过魔法界力量的苏联高层,自然不会忽视这股强大的战斗力。

   大幅度鼓励生育,这是苏联战后的首要政策导向。

   然而……

   “但凡任何一场战争,活下来的都是女性居多。非魔法界如此,魔法界也是如此。”

   格林德沃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的戏谑,冷笑着说道。

   “愚蠢而自大的麻瓜政府,战争的胜利和强大的集权,让他们忘记了对于魔法最基本的尊重和敬畏,他们似乎以为,巫师是同样是属于他们管辖范围内的一份子。”

   “……所以?”

   邓布利多脸色微微一变。

   格林德沃面上的嘲弄更加浓郁。

   “清洗,或者说,按照苏联人的说法叫做肃反运动——人们在对自己人下手的时候,总会更加厉害一些,哪怕是曾经的正义国度,呵……无论是麻瓜,还是巫师……”

   ————

   ————

   唉~了解得越多~

   越觉得~毛熊????~死得不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