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具体怎么了,萧芸芸也说不上来。

她只是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

几分钟前,沈越川明明还“兴致勃勃”的,她提了一下孩子的事情,他突然就冷静了,刚才的冲动没有了后续,还让她早点休息。

现在才是八点多,就算他想早点休息,也不至于这么早吧?

想着,萧芸芸的脑海不由自主地掠过一些以前的画面。

以前,哪怕是手术后,只要动了念头,沈越川就不会轻易放过她,要么把她吃干抹净,要么等到她强硬地拒绝。

当然,多数情况下,还是前一种情况比较多。

可是今天,居然什么都没发生。

沈越川怎么了?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告诉萧芸芸,沈越川突然“性格”大变了,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狼永远都是狼,不会突然之间变成温驯无欲无求的小羊。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萧芸芸越想越奇怪,不解的看着沈越川,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沈越川不是第一次被萧芸芸盯着看,但这一次,小丫头目光中的打量,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他故意眯了眯眼睛,声音沉沉的:“芸芸,你在看什么?”

萧芸芸摇摇头,没有回答,反而说:“这种时候,应该是我问你——你怎么了?”ad_250_left();

沈越川没有猜错,萧芸芸果然察觉到什么。

他不慌不忙,淡淡定定的迎上萧芸芸的目光:“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

只说了两个字,萧芸芸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她实在无法说出口,是因为沈越川突然停下来的事情。

话说回来,她怎么会想这么多?

萧芸芸越想越害羞,双颊浮出羞赧的酡红,目光也开始四处躲避。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的样子,渐渐明白过来什么,双手圈住她的腰,暧AA昧的靠近她:“芸芸,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继续?”

“……”

萧芸芸的双颊就像有什么炸开一样,红得像充血。

她彻底失去直视沈越川的勇气,移开视线,慌忙躲避着沈越川的目光。

沈越川突然觉得好玩,笑了笑,手上更加用力地圈住萧芸芸:“我本来是想,等到我出院之后……芸芸,你是不是不能等了?”

萧芸芸瞪了一下眼睛,使劲拍了拍沈越川的手:“不要乱说,谁不能等了!我……”

她说习惯了说大实话,关键时刻竟然不知道怎么撒谎了,根本“我”不出下文,只能干着急。

一急之下,萧芸芸的脸涨得更红了。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红成红苹果的双颊,如果不是没有心情,他一定会一口一口地把这个小丫头吃下去。

萧芸芸已经想好一百种对抗沈越川的方法了,可是,沈越川迟迟没有动静。

她不由得疑惑,小心翼翼的看向沈越川,然后就看见了他目光中的异样。

唔,这种眼神,她最熟悉了。

萧芸芸就像受到什么惊吓,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想挡着沈越川。

沈越川眼明手快的按住萧芸芸的手,闲闲适适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个邪里邪气的弧度:“芸芸,如果我想对你做什么,你是躲不掉的。”

“……”

萧芸芸的第一反应是沈越川太流氓了,第二反应是……沈越川虽然在耍流氓,但是他说的很对——在他面前,她确实无处可逃。

看着萧芸芸懵里懵懂的样子,沈越川心里的阴霾消散了不少,笑了笑,说:“我有点事要联系穆七,出去一下,你看你的电影。”

“哦。”

萧芸芸乖乖的,看着沈越川出去,彻底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再担心分分钟被吃干抹净了!

这是,电影已经播放到男女主角在湖边约会。

萧芸芸想了想,反正前面的内容都看过了,就从这个地方继续看下去吧。

至于沈越川,让他忙吧!

反正,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还算好,已经可以处理一些不复杂的小事了。

萧芸芸永远不会想到,沈越川刚才的话,只是一个借口。

他根本没什么好联系穆司爵的,离开房间后,他直接走到了客厅的阳台上。

如果可以,这个时候,他希望手上有一根烟。

可是,他头上的手术刀口还没恢复,萧芸芸不可能让他碰烟酒。

就像关于孩子的事情,他永远不可能主动和萧芸芸提起。

他的父亲因病早早离开这个世界,他遗传了他父亲的病,差点挺不过手术那一关,步他父亲的后尘早逝。

如果他要孩子,他的病,说不定会遗传到那个孩子身上。

他知道这种病有多煎熬和折磨,如果他有孩子,那个孩子应该幸福无忧的生活,而不是来到这个世界,像他一样承受病痛的折磨。

所以,他并不打算要孩子。

可是,萧芸芸对孩子很有兴趣。

一边是理智,一边是萧芸芸的愿望,沈越川无法在两者之间平衡,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房间内,萧芸芸对一切都一无所知,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电影上。

这部电影,她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对于一些片段已经熟烂于心,一些没有兴趣的片段,她果断快进。

不到半个小时,萧芸芸就看完了电影。

片尾曲响起的时候,她才猛然反应过来——越川怎么还不回来?

就算他和穆司爵有很复杂的事情要谈,也不至于谈半个小时吧?

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萧芸芸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跳下床,一阵风似的往外跑,刚拉开门就撞进沈越川的怀里,撞了沈越川一个满怀。

沈越川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萧芸芸:“你这么着急?”

“我当然急了!”萧芸芸脱口而出,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忙不迭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出去那么久,我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沈越川本来还想调侃一下萧芸芸的,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只能作罢,牵起她的手,说:“我没什么事,只是和穆七多聊了一会。”

“我看到了,你好着呢!”萧芸芸挣开沈越川的手,“不你说了,我要去打游戏。”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的背影,没再说什么,任由她去玩她的游戏。

晚上玩游戏的人很多,萧芸芸轻轻松松就找到队友,进AA入实战。

她没有忘记沈越川的话,懂得和朋友配合了,可是对面敌军的实力不容小觑,他们配合得再好,总是很容易就被瓦解。

萧芸芸不甘心,拼尽力打了一轮,最后还是被对方带走了,乖乖倒计时等复活。

哎,不开心。

沈越川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

他看着萧芸芸打了几天游戏,已经了他的习惯了。

如果顺风,萧芸芸会打得眉飞色舞,笑声不断。

如果逆风的话,一切正好相反,萧芸芸一张小脸会变得十分严肃,好像恨不得钻进手机屏幕里,亲自手刃敌人一样。

这一局,明显是逆风局。

沈越川走过去,他没有猜错,萧芸芸已经阵亡了,正在等待复活。

他看了看双方阵容,对于这一局该怎么打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伸出手,问道:“我帮你打?”

萧芸芸想自己打,可是理智告诉她,她的技术远不如沈越川这个“老玩家”,自己打的话,她十有八九会输掉这一局,但是交给沈越川的话,结局很有可能会扭转。

好女不吃眼前亏!

萧芸芸果断把这一局交给沈越川。

总有一天,她会不再需要他的帮忙!

萧芸芸目光如炬的看着沈越川,说:“这一局,你只能赢,不能输!”

“放心。”沈越川揉了揉萧芸芸的头发,“交给我。”

最后,沈越川果然没有让萧芸芸失望,带着队友轻轻松松逆袭,不到十五分钟就拿下这一局。

萧芸芸程围观沈越川漂亮的操作,目光里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最后几乎是两眼冒光的看着沈越川,满怀期待的说:“我们一起玩吧,你带我玩!”

沈越川笑了笑:“芸芸,我没兴趣。”

萧芸芸抱住沈越川的手臂,小宠物似的在他身上蹭了蹭:“求求你了。”

沈越川觉得,萧芸芸再这样蹭下去,只会有两个后果——

第一,他们都不能玩游戏了。

第二,他们都在玩游戏。

经过刚才的事情,这种时候,沈越川更愿意让后者发生。

当然,他不会让萧芸芸知道他这是迫于无奈的选择。

“怕了你了。”

沈越川做出妥协的样子,拿过手机打开游戏,和萧芸芸组成一队,系统又另外分配给他们三个队友,五个人就这样开始新的一局。

萧芸芸笑嘻嘻的,说:“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一局会输!”

因为有沈越川在。

这也是安感一种吧。 [^[半(.*)/[浮*(生]~] . 更新快

打到第七分钟,萧芸芸突然被围攻,她惊呼了一声:“越川来救我!”

这时,同样被围攻的,还有另一个队友,而且离沈越川更近。

沈越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萧芸芸走去,在萧芸芸只剩下三分之一血的时候,秒了对方三个人,顺利救了萧芸芸。

另一个被围攻的队友,被对方两个人带走了。

阵亡队友在聊天频道里怒吼:“xx你明明离我更近,为什么不救我?”

沈越川本来不想回应,但是看队友这么生气,他觉得应该让他更生气一点。

他淡淡定定的在聊天频道打上一行字:“我救我老婆,有你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