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的金字塔顶,维德尼娜又开始了每天的剑术练习。

作为一名亡灵仆从,她与玩家一样,都可以通过不停地练习,提升自己剑术经验的。

而天生剑术大师的尸魂娜迦,对所有的剑术都有一个剑术等级+1的效果,也就是说当她学会一套剑术之后,她的起始等级直接就是2级。

而且对于等级的提升也会比其他人容易许多。

知道自己优势的维德尼娜,自然不会放过每天的练习时间,在冥宫里的时候,她会与柳治进行对练,而每天出来帮柳治收集各种草药的时候,她就会在金字塔顶进行练习。

今天也是如此,维德尼娜一面练习着,一面看了一眼河边一直俯视着黄金城的巨蛇,今天的巨蛇明显又多了两条,看来长时间没有水果补充的它们已经有些混乱了。

不过还好,黄金城对于巨蛇们的压制效果还在,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也没有发生巨蛇冲入黄金城的事件。

这些日子维德尼娜把练习剑术的位置从金字塔下面,移到了那些骷髅不太容易上来的金字塔顶,多少也有监视巨蛇的意思。

眼看着天色慢慢地暗了下去,维德尼娜也就从金字塔上游走下来,同时那些采药骷髅也在其他亡灵部队的保护下向着金字塔这边聚集而来,准备一起回到冥宫去。

就在维德尼娜往下游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她抬起头一看,发现在河边的巨蛇似乎少了一条。

这个情况让维德尼娜眼中一惊,她不太确定那条巨蛇是放弃了这里,还是终于无视了黄金城的规则,偷偷的潜入了黄金城中呢?

维德尼娜没有多想,一面举起手中长剑示意采药骷髅迅速向这边集中,一面指挥着其他亡灵部队在黄金城里寻找起来。

清纯美女之天蝎座女孩殷美思图片

至于维德尼娜则带着采药骷髅先退回到了冥宫中去了。

此时的冥宫也正在进行着日夜的转化,由于羽蛇的神性融入到了冥宫之中,所以太阳不再像之前那样把所有东西部染成了金色,白天就好像正常的阴天一样,灰蒙蒙的。

但是到了夜里,天空中出现了红月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当红月升入空中后,整个冥宫就好像活过来一样,四周得了笼罩在了一种淡淡的光亮里。

而宅在炼金小屋里宅了一个白天的柳治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需要冥想恢复一下法力,之后再练习一下自己的剑术。

而采药骷髅们也会在这个时候把今天采集到的各种草药送过来,供应柳治每天的炼金练习。

在开始学习炼金术之后,柳治才知道,比起只要练剑就可以提升经验的炼金术,这个东西消耗的根本就是脑子。

一开始柳治以为有了炼金小屋,他制作炼金药水就可以无脑做,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炼金小屋之所以会保证只要有材料就可以做出最简单的药水来,完是因为在炼制的过程中,只要动作出一点错,它就会强行把你给调整回来。

而炼金小屋的调整方法是微电流调整法,不要说柳治了,就算是纺命蛛女这种亡灵,在微电流的刺激下,也能感应到炼金小屋的好意。

不想一直被电的柳治只能很认真地按步骤一步步地来帮,做出来的成品自然会达到标准。

甚至因为被电流刺激多了,柳治甚至离开了炼金小屋,动作也是一模一样的标准。

而炼金药水百分比的提升更是让人无语,并不是像经验那样,做好了一瓶算一瓶经验的,而是在炼金过程之中,有一些新的调整,百分比就会随之发生变动。

比如说草药处理得比较好,比标准方式还要强一些,在受到了电流的刺激之后,炼金小屋会很合理地把这个情况给记录下来,以此来提升百分比。

所以一开始柳治一直都在草药方面想办法,比如哪种药效好,药效要怎么相对应,柳治一直都在研究着。

而这对于柳治来说,做的都是脑力活,并不是一次又一次炼制成功炼金药水可以达成的。

最后柳治只能学习那些大型的实验室,把材料按不同配比分成一份份不同的量,再用最标准的制作方法进行制作。

但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了,如果真是那种大型实验室,可以自动处理,而且还可以自动计算成功率,计算哪种最为合理,哪种最为优秀。

但放在这间只有不到十五平方米的炼金小屋里情况就不一样了,柳治每次都要自己一次次地进行标准制作,还要记录最后的结果。

一天下来最多就只能制作三十瓶左右的炼金药水。

而真正有效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一直到现在,柳治四种基础炼金药水里面,也就只有水性中和剂的配方提升到了15%,其他的部都在7%-8%之间徘徊。

劳累了一天之后,柳治自然需要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部堆在炼金小屋里的,他还需要练剑,还需要处理冥宫的事情。

比如已经开始制作的城墙,柳治总是需要去看一下的,还有他有派出一些亡灵进入冥宫外面的迷雾里去,虽然回来的比较少,但只要有回来,柳治就要过去看一下他们的收获之类的。

今天也是如此,他从炼金小屋里走出之后,就打算去城墙那边走走。

比起柳治来说,纺命蛛女对于蛛丝的研究进度倒算是不错,现在六种不同的蛛丝进度最低的都已经到了37%左右。

有很多时候,纺命蛛女都做出了良品的蛛丝药水,效果会比普通药水要强上许多。

柳治想要看看这些药水在城墙那边的作用,这个是需要每天观察与记录的。

可今天正当柳治走出炼金小屋,准备去城墙那边的时候,他突然看到维德尼娜向着这边游走而来。

现在还没有到练剑的时间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柳治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而维德尼娜把头一抬,张口说道:“蛇…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