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下,关有寿抱着女儿,双眼望着前方,“爹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这故事对谁也不能说。”

关平安看着他爹的大手,闻言一滞,“好。”

关有寿下巴抵着女儿小脑袋上,低沉地声音幽幽响起,“以前呢,有那么一个小孩,他呢,跟别人不一样。”

关平安蹙了蹙眉。

“他很早就能说话,可他娘不准他开口。因为他不能比另一个大了他两岁的孩子先学会开口说话。”

关平安抿紧了小嘴。

“这小孩听说会得挨板子,他怕了,可不能开口说话,但他就想知道他为何和那个大哥哥不同。”

她爹的声音还在她脑袋上响起,“很快他过了两岁,他娘照样不让他开口。不能说话,他就一直瞅着,这一瞅,他懂了。

别看他和大哥哥一块长大,可他们不同的。他心里很不服气,凭啥他就得低人一等?可这时小孩遇上了一件大事。”

说着,关有寿下意识地绷紧身子。

“有天晚上,他担心他挨了板子的二表哥,等大家都睡着,他就偷偷溜去柴房,可那地方实在太大,走着走着,他迷路了。正在他想跑出外院找他姨父,前面有人过来,他只好先躲进一间书房。”

关平安紧握着小手,瞪圆了双眼。

长发及腰清纯女孩图片美得像花仙子

“谁知他一进去,后面也有人进来,吓得他赶紧躲进书橱下面,从缝里他刚好看到是这家老主人还有一个蒙了脸的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拍了一下巴掌,很快又有一个黑衣人一手拎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进来。”

“俩小孩被黑衣人扔到地上一动不动,老主人还用脚踢了踢,问了一声,尾巴都扫干净了?”

“后来进来的黑衣人就手往脖子上一划,点了点头。等他一走,前面的那个黑衣人就说还差五个。”

“老主人就说暗卫越多越好,还得越小越好。黑衣人就说如今很难找到好货,问要不要在家生子里挑几个好苗子?”

关平安顿时绷紧了身子。

“老主人还没开口,黑衣人接着却说出了让小孩吓得发抖的话,他说当奴才就得给主子卖命,死几个小崽子算啥。”

“小孩还不懂为何这找暗卫就得先死人,可他似懂非懂地觉得这事不能让人知道,要不然他都会没命。”

“过了那一晚,他不知自己会不会被挑走,可他怕了,尤其是后来还真有小孩突然就不见了。”

“到了他四岁的那一年,他终于能跟着他伺候的少爷进外面大学堂,那里有位很和蔼的先生。”

说道这里,关有寿停顿了一会儿,再次响起的声音显得更为低沉,要不是关平安认真细听还真听不见。

“学堂里有三位先生,但唯独这位先生上课时不会赶走门外偷听的小孩,讲课时还有意放大声音。

有一天,这个小孩倒回去找他少爷丢了的一块玉佩,正好遇上了这位先生留在学堂还没走。

那会小孩忍不住问出心里憋了好久的疑问,他问先生啥是暗卫?是不是当了暗卫就得死人?”

关平安倒吸口气。

关有寿拍了拍孩子,“当时先生就脸色一变,立马捂住他的嘴。这小孩很幸运,他没看错人,这位先生对他是真好。”

关平安暗自松了口气。

“从那天以后,先生私底下不止教他认识很多字,还教了他很多为人处世道理,更是让四岁的小孩明白这世上不止有暗卫还有jiandie,你没有依仗,越优秀越会成为别人手上的刀子。”

关平安再次蹙起眉头。

“果然,小孩刚过五岁那年,有一天先生偷偷递了一张纸条给他,让他再也不要去找他。”

“可小孩脾气倔,这一年来受了先生大恩,又见先生无儿无女,他已经开始想法子脱籍给人家养老送终。”

“先生被逼得无奈,只好告诉小孩自己真实身份,可小孩那时已经懂了很多,这不是主要原因。”

“不过,小孩还是听从了他的话,是没再私底下找他……可他很快也发现了不对劲儿,这时学堂又来了一位先生。”

“这位先生对陪伴那些少爷过来的下人也很和气,可他私底下总喜欢打听谁跟那位先生关系最好。”

“没过多久,那群小孩里少了一个人,同时那位先生也跟着不见。很快的,小孩也听他先生说他要走了。”

“临走前那天,先生就摸着小孩的脑袋。他说孩子,将来就得靠你自己,能的话,还是早点离开。”

关平安抿了抿嘴,“那位老先生救了小孩。”

“是啊。”关有寿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摩挲着闺女的后脑袋,伤疤上已经长出了毛绒绒的短发。

“爹的平安,没依仗之前,啥都得藏着点才行,懂不?”

“爹爹,我有宝贝……”

“嘘!爹胆小,还爱喝酒。”

“爹爹,有坏人也抓不走我的。”

“可他们会抓先你爹,你娘,你哥,你咋办?”

“我有宝……”

“再说爹真生气啦。”

“好吧,可我现在很厉害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说着,关有寿抱着她站起身慢慢地朝前院走去,“闺女呀,你好好想,多念念你兄妹俩名字。”

关平安气得暗暗咬牙她师父当年是多牛逼轰轰的爷们!一把剑横扫江湖,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那什么胡,还是古的,该杀!

“爹爹,我答应了我爷爷,用了他的弓箭打到猎物会给他一半。”

“不是说好了爹打了才给……”关有寿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行,明白,他抢不走咱们家工分。”

“不是!我是说队里分给咱们肉,我给我爷送一半过去。”

“闺女,你又打啥鬼主意?”

“没呀,我得说话算话。”

“呵~”

“爹爹,你咋就不信我呢?”

“因为啊,你的信用度跟你个子差不多。”

“爹!”

“哈哈……好了,不是爹不孝顺,你爷这回是被爹给唬住。你给多了,他又会得寸进尺,明白不?”

“好吧。”

“这几天安心在家里,不要出去瞎溜达,懂不懂?”

“好,我最听话。”

“那野猪是咋死的?”

关平安连忙捂住他的嘴。

“哈哈……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