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林德沃不知道的是,为了准备这碗汤,艾琳娜已经在厨房前至少忙碌了两三个小时了。

要知道,熬制胡辣汤,回味悠长的汤底最为关键。

每一家传世的胡辣汤店都有着自己的香料配方,通常都是由多种天然中草药按比例配制,再加入胡椒和辣椒,又用骨头汤做底料,熬出基本的汤底。

随着科技的进步,前世除了一些老店还在坚持按照各自秘方熬制之外,不少的胡辣汤店和路边的流动小食摊都开始使用现成的胡辣汤粉进行冲兑。

这也就导致各派胡辣汤的味道差异也越来越小,艾琳娜所会调制的胡辣汤口味,自然也是这种后世的“机器味”。

然而,在这个食材资源极度匮乏的纽蒙迦德城堡里,基础食材和配料不足是最大的问题。别说是各种天然香料、生姜、牛羊骨架熬出高汤,哪怕是一点胡辣汤粉都是奢侈。

还好昨天晚上临睡前突发奇想炖煮的那锅卷心菜咸肉汤开阔了她的思路,为了验证后续的某种猜测,她特地稍微加大了菜汤的分量。

果然,当艾琳娜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那一大锅“特殊”的卷心菜咸肉汤已经被喝得干干净净的,这让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的艾琳娜彻底放下心来。

因为,为了帮助格林德沃镇痛和安神,艾琳娜特意在邓布利多留下的那一小堆基础魔药中,对照着课本找了一些罂粟壳,一起丢在菜汤里面熬制(煮完当然是捞出来毁尸灭迹了)。

确认了格林德沃并不是什么拥有“神之舌”的顶级魔药大师,艾琳娜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再一次认真检索了邓布利多留下来的宝藏。

对照完初级魔药课本和初级草药课本,她认为自己已经彻底明白了邓布利多隐藏的意思,很显然,额外出现在箱子里的那些初级魔药材料,根本不是用来让格林德沃教导她魔药课的。

所有出现在这个同时具有冷藏、保险、扩容功能的“魔法冰箱”中的物品,必然都只有一个标签,那就是食材!

长发气质美女居家写真唯美动人

而更加幸运的是,艾琳娜在孤儿院期间收集下来的大半箱子香料都被邓布利多一起送到了城堡之中。

虽然没有石磨,但是配合上刻意控制了力度的爆炸咒,艾琳娜还是很轻松的将胡椒、花椒、八角、肉桂等十多种香料变成了细小的粉末混在在一起。

胡辣汤强烈的味道和色泽,足以进一步掩盖掉她即将在里面灵活添加的那些魔药材料的味道。

艾琳娜一直坚信一个道理:所有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只要格林德沃吃下了第一次,那么之后哪怕事情败露,继续推动的阻力也不会太大。

理论上来说,胡辣汤的底汤通常是选用的羊骨下锅,熬制五个小时以上,等到骨髓精华都渗入高汤之后,捞出骨架,再加入准备好的香料粉末继续熬煮。

羊骨肯定是没有的,稍微大型一些的魔法生物的骨架也得等到高年级的魔药课,才会逐渐涉及到,因此,艾琳娜仔细研究了一下课本之后,选择了用于制作治疗类魔药的狮子鱼脊骨。

这个时候,双立人出品的厚背菜刀就有了用武之地,为了缩短熬制时间,艾琳娜颇为冒险地尝试着搭配了一个标准剂量的“rua”,坚硬的狮子鱼脊骨在锋利而沉重的挥砍之下,迅速化成了一截截雪白可口的排骨小块。

初级魔药材料中的姜根无疑是意外之喜,彻底补上了胡辣汤底汤所缺少的最后一个环节,确保了这一锅胡辣汤的驱寒暖胃效力,能够完发挥出来。(展开查看:注释一)

真正耗费了艾琳娜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其实是对于水芡粉和面筋的制作。

虽然艾琳娜行李箱中带有贝尼特斯特地从集市上买来的少量面粉,但是只不过是最基础的粉末状态,一切的调制还需要她手工来完成。

艾琳娜需要将掺水和好的面团不断搓洗,只有在外力的不断挤压中,面粉中的小麦谷蛋白分子,会交织成一片绵延的网络,然后再将揉搓好的面筋进行过滤,洗过面筋的水就是所谓的水芡粉了。

这个时候,再继续揉搓面筋,直到面筋开始带有弹性,出现了一定韧劲,然后将面筋一小团一小团的揪下来,拉伸成薄片,这个时候就可以把它们一个个慢慢下锅了。

手工揉搓出来的面筋的孔洞能很好的吸收汤中的滋味,多汁而富于韧性,差不多火候就捞起切成碎块,等到最后的时候再重新加入胡辣汤中,承担起人们一个上午的能量消耗。

捞出面筋切块之后,按照正常的工序应该放入适量的熟牛羊肉、黄花菜、红薯粉条进行长时间熬煮可惜,以上这些东西,纽蒙迦德城堡里面都是根本不存在的。

熟牛羊肉的话,可以用同为红肉的咸培根肉来代替,黄花菜则索性用卷心菜和具有镇静作用的缬草来代替,至于红薯粉条的话,纽蒙迦德城堡的藤蔓嫩枝切丝后,也是格外不错的代替品。

最关键的,是最后十分钟左右,加入水芡粉、酱油、精盐、味精之后的收汤成汁。

老道的厨师这时候都会调整火力,用外圈火滚(也就是别让锅中心成为主要受热点,加一块东西垫着就好),使得整锅胡辣汤从外向内翻滚循环,汤汁逐渐内敛融合,不会出现泄汤和分层的情况。

事实证明,这样繁琐认真的付出是完值得的,凭借着东拼西凑,艾琳娜硬生生的在奥地利的纽蒙迦德城堡,捣鼓出了一大锅味道至少有七八成相似的“魔药版胡辣汤”。

在艾琳娜期待的目光中,格林德沃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塞入口中。

酸、辣、辛、香、鲜,各种滋味瞬间在初代黑魔王的味蕾上爆炸开来,一股暖流顺着喉管咽下的胡辣汤迅速扩散到老人身体的每个角落,哪怕是手指尖都能感觉到暖意。

“怎么样,还不错吧?”

看了看格林德沃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的惊叹和舒缓,艾琳娜满意地笑着说道。

“很独特的味道,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宝贵的时间用来思考口腹之欲,简直是莫大的浪费明明简单煮几个土豆就可以了。多余的时间,用来练习魔法都比这有意义得多。”

格林德沃挑了挑眉毛,一边不紧不慢地喝着胡辣汤,一边看着满脸得意表情的艾琳娜说道。

“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样天赋的小巫师,为什么会这样执着于在食物上费心思。”

“您不明白,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还活着啊。”

艾琳娜微微摇了摇头,宛如自言自语一般小声说道,托着脸颊看向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胡辣汤,眼神格外复杂。

“嗯?你刚才说什么?”格林德沃皱了皱眉。

“没什么,我是说,既然好吃就别那么多话了,胡辣汤冷了就不好吃了。”

艾琳娜,没有回答格林德沃的问题,伸出手,把那碗胡辣汤又往格林德沃面前推了推,微微一笑。

“快点吃完早餐,我可是期待了整整一个晚上今天的上课内容呢,今天我们学什么魔文?”

★r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