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口气就显而易见梅老对他小姑两口子观感就不错,可比一说起他老舅的那种不耐好了一百倍都不止。

谁说梅先生此人毫无个人喜好的?是人,都有感情;是人,都有喜怒哀乐,不过是不显露于外罢了。

就如他,他也有私心。他就觉得他大姑亲,哪怕又是两三年没见到大姑,他还是希望大姑能一切顺利。

“我小姑他们没打算调回来吧?我爷爷的意见,他们还是在外面发展比较好。倒是我大姑,可她又不喜欢回来。”

梅老好笑地瞟了他一眼,“你大姑倒没白疼你。”

“她也是可怜人。要不是有我在家,估计她连回来都不想回来。当初一步错,接着就步步错,到底少了底气。”

当然,更少了依靠。

以他祖母的为人,还不至于为难一个亲手养大的继女,但想拉吧一下她都看不中的大姑爷和外孙?

绝对没戏儿。

他大姑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她跪也要跪着走下去。在外遇上一点麻烦,她连跟娘家人吱一声都不曾有。

梅老打了一个哈欠。

见状,齐景年识趣离开。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看着他的背影,梅老失笑摇头。

梅大义顺着他的目光瞅了瞅,一等齐景年走远,他看向梅老,“我看那孩子倒不是想你照顾他大姑。”

梅老活动了活动手脚,“当然。以齐家大丫头那倔强性格,不到生死关头,她也不会让她小侄子求我。

齐家那个大丫头倒是像老齐他娘,到底是齐大娘一手拉扯大的孩子。还没毁了老齐的一片苦心。”

“什么苦心?”

“他要是把他大姑娘留在身边,齐家估计不会比姜家好多少。老齐一直觉得老谭(齐老太太)跟他委屈了她。

可他那个原配难道就不委屈?进门没几天,男人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照顾婆婆,好不容易有了身孕。

等她挺着个大肚子护着婆婆千里迢迢跑去想夫妻团圆,结果呢?这一路不太平,提心吊胆的难产死了。

估计老齐也想到这一点吧,所以当年他家大丫头跟老谭不合,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们各得所愿。

这人啊,一有矛盾还是分开好,不然够呛,只怕矛盾更深。现在多好,这个小的就惦记他大姑了。”

“确实如此。”梅大义打量着梅老的脸色,走到他身边,悄声问道,“你是不是在借他家提醒我小心孩子将来受委屈?”

梅老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这不是你应该早就要考虑的问题?怎么?你之前就没跟你好兄弟提过?”

“长房就我家少爷一个,根本没有这些纠纷。”

梅老无语摇头,“幸好你不是孩子亲爹,不然我都要掐死得了。你当晋之那两个亲姑姑是摆设?”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她们管得着嘛。”

“对!”梅老重重点头,“这句话说的好,应该让我家如初听听。要不明儿个直接跟我姓梅得了。”

梅大义惊得伸手指着他,“你看,你看,你还敢说没坏心思,果然是想抢孩子。她们那些人能跟我家孙小姐比!”

“滚蛋!”梅老顿时气笑,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你要再干说,信不信老子让你一辈子都回不去?”

“……你又不是真姓梅。”

“说什么?”

梅大义白了他一眼,拍了拍自己腿上被踢的灰尘,“横竖都是你赢,我能说什么?你不提,家里都早已考虑到这个问题。”

“哦~”梅老饶有兴致地坐下,勾了勾手示意他入座,“说说看,你们都是如何考虑的?是休妻呢,还是一个不留?”

“……”

“看,说不出了吧。”

激将法?!梅大义笑了。退后几步后,他坐到了梅老对面,“反正不是让屯子里的那位进门就是了。”

梅老冷笑一声,“你们本事不小啊,都替晋之安排好了?你们有问过他的想法没有?再不是的娘,也是亲娘。”

梅大义皱紧眉头,“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我们怎么问出口?算了,现在说这个问题还太早,到时候总要以他为主。”

“你们啊……”

“不对?”

梅老不回反问,“你觉得晋之是什么样的人?”

“重感情。”

不笨嘛,一下子就点着要害。“你觉得他恨不恨他娘?”

梅大义点了点头,又摇摇头,“孩子心性很好,刚开始那几年或许还有一点,现在嘛,离得远了,恨估计也没了。

最多就是心里还有埋怨。我瞧着他是想让他娘衣食无忧就行,但接到身边赡养的想法肯定是没有。”

梅老暗叹一声,“此一时彼一时啊,那是他娘还没倒下,真要是个中风什么的,他绝对跑得比谁都快。”

梅大义惊得张嘴半天,“……不会吧。秀荷就一直记恨当初她婆婆见死不救,让闺女遭了大罪。”

“你忘了一个关键人物。”

“谁?”

“如初。”梅老停顿了一下,“当初要是如初出了事救不回来又是一回事,问题是现在你看如初恨不恨她奶奶?”

梅大义想想他家孙小姐寄出的东西,沉默了下来。

“她恨她奶奶折腾她爹,又顾忌到她奶奶生了她爹,但只要她爹一个犹豫,她就会放下个人想法站在她爹这一边。

她娘?秀荷这孩子更是以夫为天,以儿女为命。她做不了主,也不敢做主。你到现在还没看懂一点。”

是什么?

梅大义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紧盯着他。

“当初还不知自己身世的晋之为何分家?”

“我明白了。”

梅老眉目一扬,“说说看。”

“如初能牵住她爹。”

“你再试想一下,一个让她又恨又忍不住寄东西的奶奶亲,还是一个见都没见过一面的爷爷亲?”

梅大义艰难开口,“不好说。”

呵~绕不死你!

梅老笑了笑,“你再想试想一下,说给她奶奶养老的如初一旦得知她奶奶中风瘫在床上,她会不会要回去一趟?”

梅大义迟缓片刻,默默点头。

所以呀,不是你们想走就能走,必须要将很多因素考虑在内,总不好安排好前脚要走,后脚又不走了。

真当由你们说了算?

天真!